妈了巴子

原名妈了巴子

  终于有空画自己喜欢的了!!

  作业什么给我走开啊啊啊啊!!!

当抑郁的我遇见萨卡斯基的日常【15】

  萨卡斯基前辈对我很失望,怎么办,我应该乖乖地只听他的话的,我让前辈失望了,怎么办……

  我咬着嘴唇,盯着手里的那件精美的衣服。

  或许它不合适我……或许……

  待我将装着衣服的盒子来到我的储存间放到面前的桌子上时。

  “咕……”

  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抬起头。

  那只红眼海鸥正站在窗口上。

  在我眼泪未干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地映着那只红眼海鸥是怎么从正常的鸟叫声再到变成嘎嘎的恐怖声音,是怎么从白色黑尾的小小身体再变化到巨大的完全黑色的不明怪兽。

  “嘎嘎嘎……”

  越来越多的嘲笑声在我的脑子里炸开。

  猛的一瞬间黑暗笼罩住了我。

  我想起来了,无论在哪里,她总是能看见这只红眼海鸥,一直都能听的到。

  “咕……”

  那些幸福什么的……都是这只海鸥在说话。

  “咕……”

  无时无刻这只红眼海鸥一直都在她身边一直在监视她。

  ……

  以前我总是望向黑夜,羡慕那些自我不灭的星星。我敬畏着黑暗,渴望它给予我一点安慰。

  ……

  

  可是为什么,在真的被黑暗吞噬的时候,我的心脏却开始不甘,不愿意被黑暗吞噬,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不愿意……

  就这么结束了……

  我还没有…

  

  

  

  “你去哪里了,鸣?”

  萨卡斯基在走廊上看到了鸣,第一时间发出了疑问,可以看出萨卡斯基刚才在找鸣,鸣没回来的时间很长。

  “萨卡斯基前辈,我刚才去把房间收拾了一下。”

  “……下次提前跟老夫报告一下。”

  “好的,前辈。”

  

  

  此刻萨卡斯基还没发现鸣的异常。

  此后鸣一直拿着黄猿大将的命令进出实验室,实验室里的工作人员都觉得很奇怪,但是是因为黄猿的话就不奇怪了。

  不过鸣进出实验室的事情还是传到卡普那里了,也传到战国和泽法耳里了。

  但是还是因为黄猿的命令感觉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直到萨卡斯基出海的时候,鸣登上萨卡斯基的船随着萨卡斯基一起离开了。

  在这里的生活暂时告一段落。

  

  

  “波鲁萨利诺。”

  “嗯~?老师?”

  “你老是使唤鸣去实验室干什么?”

  “?”波鲁萨利诺停下喝茶。

  “?”泽法也停下喝茶:“你这什么反应?”

  “老师,你从哪听的。”

  “臭小子,谁大舌头你不知道?你又偷懒。”

  “不是啊老师。”

  “那怎么了?”

  “老夫没使唤鸣去实验室啊?”

  “?”

  “老夫使唤她去那里干什么?”

  泽法根据多年对波鲁萨利诺的了解,波鲁萨利诺的确没有说谎。

  泽法严肃的表情让波鲁萨利诺意识到大事不好。

  波鲁萨利诺掏出电话虫,打给萨卡斯基。

  接通以后:“喂,是老夫。”

  “……”电话虫面无表情。

  “咔哒。”

  “?”波鲁萨利诺:“这家伙,他把电话虫给“她”了。”

  

  

  “鸣,去帮老夫通知一下他们这个文件通告吧。”

  “是。”她微微一笑。

  

  

  

  

  

  

  本人有话说:“……”

  不会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才能写的出来吧……

  我更新速度好慢……

  ……

  

  过几天可能会展示吧,期晾干后效果